<noframes id="hv93h"><address id="hv93h"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hv93h"></form>

    
    

    <noframes id="hv93h"><form id="hv93h"><nobr id="hv93h"></nobr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hv93h"><form id="hv93h"></form>

        小說:乞人

        作者:歐陽一葉 字數:12055 閱讀:14593 更新時間:2016/06/09

        小說:乞人

        【1】
          
          走進眼前這條街道,深呼一口氣猶如吃涼拌菜般冷颼颼,入口即涼入口即化,韻味深藏。此時,我正趕往上班,來不及做細細品嘗。卻見一行乞老漢踱步走著,身姿好像旁邊的花草樹木似的迎頭哈腰,殘喘不息。他衣衫襤褸,左手托一破碗,右手執一根拐杖,拐杖上掛著一個垃圾袋。他走一段路就會停下來喘兩口氣,舔舔干裂的嘴唇再繼續向我這邊走來。待他從我身邊經過,一股異味撲鼻而來,想是有好一段時日未沖過涼了。街邊玩耍的小孩將空飲料瓶向他扔過去,這時一婦女喊道:“這個人是壞人,他是拐子!專門抓孩子賣的,快點來媽媽這兒!”說著牽過孩子走開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漢的腳步依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只是看了一眼那小孩,沒有多加理會。又不知為何,老漢走了一會兒,步履蹣跚的去撿起飲料瓶阻在小孩面前,蹲下身子說:“小朋友,爺爺告訴你,一件廢棄的東西只要扔對了地方,它就能再次被利用起來,知道嗎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孩子他媽聞言,一腳飛了過去,斥道:“臭棍!你給我滾開!我兒子還輪不到你個拐子來教訓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漢似乎覺得不可理喻,便轉身要把手中的瓶子扔進路旁的垃圾箱,可是沒想到會受此一腳,身子往一邊傾倒下去,頭已然撞在垃圾箱上發出敲鑼般的聲響。他先前還“唉唉呀呀”地呻吟痛楚?蓻]過一會兒,他痙攣了兩下,便昏厥過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正好兩青年從廣場過來,見到此番情景,湊臉去看老漢。本來我以為他們會扶起老漢,沒想到稍胖的青年說:“哥們!走吧,一老乞丐,管我們啥鳥事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對!不該管的不管。走,辦我們自己的事兒去!鄙园哪贻p人說道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不是我們不管,是騙子太多了,上次扶起那摔倒的老太,被索了不少錢,我說你該不會是忘記了吧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沒,沒,沒有!
          
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
          見他們已是如此,我趕忙跑去老漢倒下的地方,喊叫:“大叔!大叔!你沒事吧?”連續叫喊了幾聲,他依然沒有絲毫反應,我只好將其拖拉到了道旁的一顆大榕樹下,然后去報刊亭買了瓶水喂了幾口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很快他醒了過來,嘴微微動了動,他說:“小伙子呀!你是好人!”雖說不是“謝謝您!”但這么簡單的幾個字也足以讓我體驗到老漢那由心而發的感激,我裝作毫不在意地回說:“小事!
          
          【2】
          
          見他那瘦小的灰臉很是困乏,勉強看著我笑了笑,我斷定他是好幾頓飯沒吃了,我說:“大叔!你在這兒等下,我馬上回來!庇谑桥苋ヒ粭l較為繁華的街道,進了一家食品店,見老板迎來:“老板!我想買一袋餅干!睂に硷灨捎幸嬗谙,能盡快恢復老漢的體力,所以決定買一袋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店老板撕來一個紅袋子,說:“要我幫你裝還是你自己挑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老板,你這兒有黑色袋子嗎?”我看著那只紅色透明的袋子,知道老板還會追著問,接著說:“你看我這么大個人了,要是用你這個袋子裝著,還沒到家就給鄰里街坊的孩子搶沒了!
          
          店老板好似明白些意思,笑道:“呵呵,好!等下給你換個!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站在眼前擺放著的各種餅干處,每一種都給抓了一點,然后遞給老板,提醒他說:“老板,記得幫我換個袋子哦!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板應了聲,看著另一邊貨架里走出的婦女,他倆人相視而笑,那婦女問:“你笑什么呢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板回答道:“這個小伙子,買了一袋子餅干,非得讓我幫他換個黑袋子......”說到這兒,他們又看著我笑起來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跟著笑道:“其實,說實話吧!家里垃圾簍差一個垃圾袋,所以讓老板幫忙拿個黑袋子!
          
          那婦女說:“那紅袋子不一樣可以做垃圾袋么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那紅袋子太大,套在垃圾簍,有好長留在外面,誰不小心走過去,準給腳撂倒下了是吧!再說平時誰家的垃圾袋不是黑色的呢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也是!平常你來最多買瓶水,餅干那些看都不看一眼,今天怎么想起買這個啦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呵呵,買給我那嘴饞的兒子吃......”還沒等我說完,老板與那婦人被逗得連連大笑: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好,好!你放心咯!一定給你換!
          
          【3】
          
          榕樹下那老漢往四處張望了會,像是在找著什么東西,也好像在等待著一個什么人。他疲軟的身軀挪了挪,雙手趴在樹身,然后一蹭一蹭,慢慢站起來繼續張望。等我轉出街道的時候,才發覺他原來是想趁早離開,但又沒有什么體力,連站都站不住,也只好放棄了這個念頭。他依然倚靠著樹身,緩緩將身子滑下,直到穩坐在樹根上,長吁了幾口氣,呼吸才緩和了些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大叔!”我一個小跑過去,問道:“你剛才在干嘛呢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沒干嘛。就是感覺坐久了,運動,運動下!彼故讚u了搖,側著臉斜起眼來看我,然后很吃力地說完了這句話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將手中的黑色袋子放在老漢腳下,和他坐在一起,拿出幾個餅干來,撕了給他吃。開始他有些婉拒的意思,后來在我百般勸導下也只好吃了幾個。不覺間一刻鐘過去了,他蒼老的容顏已恢復了細微的光澤,頓感內心有一股暖流在涌動。那時,我什么都沒想,直奔報刊亭買來一瓶奶制飲料和一瓶礦泉水,將飲料扔了過去,說:“大叔!有點事兒,我先走了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飲料往老漢的懷里飛去,他一時沒反應過來,笨拙的動作像是一只沒了力氣的病貓,就那么一捕,總算是將瓶身順勢按在腹部,但仍未阻止往下掉落的趨勢,于是他干脆松開雙手,俯身再去撿起。趁老漢撿飲料的功夫,我一個閃身隱沒在道旁的花圃中,透過繁茂的花木枝條瞅著他。待他仰起頭來想與我說什么時,早已不見了我的蹤影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原以為老漢不見了我,就會拎著餅干袋子離去,心中也了卻了一樁好事,可事情并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簡單。此時的我感覺心跳越來越不穩定,這是一種預兆嗎?還是告訴我當下的事情處理的并不妥呢?突然心中一驚,忖道:“我真是疏忽大意了,要是他回家的路途遙遠,家中無甚親戚,亦或是并無歸處,那該如何是好呢?不行!我得過去問個明白方好!闭⑸磉^去,卻是發現他行至榕樹下拾起餅干袋,徑朝垃圾箱處走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垃圾箱正處公交車旁,幾位等待上車的青年見老漢走來,紛紛灌下最后幾口飲料,將空瓶向他扔了過去,稍矮點的那位小伙不同于前幾位,喝完之后親手將其送到他手上。我看得很是不舒服,但老漢似乎還蠻興奮的,一個勁的跑過去,生怕被另一個拾荒者撿了。欲待離開時,老漢的眼神停留在之前昏厥那刻,滾出手掌的空瓶。他發了一會兒呆,眼瞳中透著閃亮的光,不禁落下了淚,沖去了臉上的污垢,現出兩道淚河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驀然間勾起了我的過往,那時候沒有吃的,靠賣書本、人家給豬吃的紅薯過活,很快視線模糊了一片,但想身處之地并非是十分隱蔽的場所,趕忙扯起衣袖拭干了淚水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不知為何,老漢的動作變得遲鈍起來,他踱步近前,正欲俯身去拾,沒想空瓶被一個路過此地的小男孩當足球般踢飛。他沒有生氣,也沒有大罵,只是雙手叉在膝蓋骨上,撐起身子望著飛走的空瓶,兀自落入下水道中,只是徒增傷悲。不多時,老漢走到了路岔口的天橋下,他背靠橋墩坐下,將破碗置于身前的空地上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跳出花圃,拔腿奔到老漢處,往破碗中扔了幾塊錢。他俯首拜了拜,有氣無力地說道:“謝謝!”嗓子稍顯嘶啞,聽著很模糊,很微弱。我望著天橋下那眾多行乞的老弱病殘,他們個個衣衫襤褸,蓬頭垢面。本想去行布施,突然旁邊行人中走過一人,對我說:“朋友,都是騙人的,小心點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話一出,行乞的人們紛紛抬起頭來望著我這邊,那老漢一臉驚訝,說:“是來拿東西的吧!闭f著一手拿出那裝著餅干的黑色袋子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搖了搖頭,說:“大叔!那本來就是屬于你的!闭f完仍是跑去給每個行乞的人幾塊錢,一個個顯露出無動于衷的麻木表情,尋思:“若是換做幾個小孩,得幾塊錢定能樂呵個半天,可是眼前的這群人始終透著絕望的眼神,這是怎么了?誒!我很想幫助你們擺脫困境,可是……對不起!”想到這兒,眼角掉下了一粒淚珠,我慌忙擬態裝作揉沙的模樣,將快要流出的淚水擦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【4】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嗨!”老漢有氣無力的叫著,“嗨!就你,就是你了……”他努起疲乏的眼睛,半抬著手臂,豎指點了點我。讓一直在人流邊緣的我,方才明白老漢并不知道我的名字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很驚訝老漢的第一次,第一次主動與我說話,同時帶著幾分狐疑,他想說什么呢?這個我并不知道,也不便多去猜想,只一味地認為他肯主動起來,說明自己的所作所為不算白費。就這樣,我靜靜地走過去,淡淡的問:“大叔!你有什么事嗎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沒有!崩蠞h磨了磨牙,反問道:“你怕不怕被騙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很多人都覺得最惱人的事就是被騙,但我不覺得。我認為騙的人肯定是有什么難處才會這么做的!蔽艺f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你看那邊!崩蠞h將臉側向身邊乞討的那些人,說:“最前面的那位大爺,家里兒女都有,因為不和氣就被趕出來了;那位大嬸,從北方一路乞食到了這兒,總算每天有點收益養活自己;你再看那幾個殘疾小伙兒,賣藝乞討,也是不容易啊!至于那位女學生可能是本地人,典型的騙財之道!”正說到這,披麻戴孝的學生裝女生似乎賺夠了,便抱起骨灰盒,匆匆消失在一條小巷子里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我想她也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吧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你這個人,實在是太善良了,怎么說你好呢!有句話是‘人善被人欺’懂嗎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這個世道缺的就是這個‘憐憫之心’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漢沒有接話,沉思半響,便問我:“你是哪里人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說:“湖南的!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湖南人不錯!血性方剛,一身正氣!”老漢臉上露出喜色,贊道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對了!大叔,你還沒有說你為什么也在乞討呢?”我諾諾地問道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漢臉色突變,愁眉苦臉地說:“我家是河南的,來這邊可以說一輩子了。原本是附近一家公司的員工,后來患了氣胸、腦血栓,被送去醫治,沒想病沒治好,反倒花掉了一生的積蓄,公司也不敢再用我,然后就這樣了。誒!孩子不爭氣,我還能怎么辦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不是社?梢詧箐N么?”我問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漢嘆道:“嗯,能報多少?是有限額的,很多藥不給報銷的,F在沒有工作,也交不滿十五年了,有段時間我還想再去續交,卻說要補繳中間那部分費用,你說我們去哪兒找錢去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長吁了口氣,沒有說話,心想自己要還是這樣下去,可能也會是下一個他。忽地,遠遠聽見一陣喧鬧聲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【5】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快!在那邊,別讓他跑啦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你去那邊截住他,快去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臭小子,給老子站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好奇心起,擠出人流觀望。瞧見一群兇神惡煞的人,手中紛紛揮舞著棒子,緊緊追著一男子喊打喊殺。那男子撞入人流,以為可以避開追擊,沒料不小心被人群絆倒,甚至遭到行人大罵,腹部也不知被誰狠狠踩了幾腳。由于肚腹疼痛,一時站不起來,便狠命爬了幾米來躲避視線,可仍被發現,遭受了一頓慘無人性的猛打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路旁巡邏車上一人看了一眼,驅車疾馳而過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那群人打得累了,便停了手,還將口水、檳榔渣、口香糖吐在男子臉上。其中一帶頭的斥罵道:“去你媽的!錢一天不還,一天打一次!一個月不還打斷你一只手!半年不還打斷你一只腳!一年不還,你自己想想后果吧!”說著一腳向他臉上踹了一腳,就此傲然離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此時天色有些昏暗起來,男子被埋沒在人堆里,我都不知道誰是誰了,看見過來幾個城管驅散了堵在路中看熱鬧的人們。一城管叫喊:“你給我起來!這是干嘛呢?”路人說是給人打了。城管一聽說,立馬撥通了急救中心的電話,告知詳情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男子之前還處在昏厥狀態,一有了點知覺便口中不停地呻吟,看上去很痛苦的樣子。呆在天橋下的老漢立時發覺男子的聲音很像自己兒子,忙不迭的奔過來,撲在男子身上,急切地問道:“兒呀!你沒事吧?”只聽見男子微弱的聲音說:“你……滾……開!我還……死不了……!
          
          醫護車一路響著警報,很快停在了散亂的人群外圍。醫護人員從車內推出擔架,對著擁堵的人群喊叫:“麻煩讓一下!麻煩讓一下!”隨行的一名醫生先跟著走到男子身前,問:“什么情況?我來看一下!闭f完去看傷者狀態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趴在一旁的老漢推開醫生的手,大聲說道:“走開!沒錢去醫院干什么?”然后要去抱男子,可男子似乎不是很情愿,手撐在地上,鼓起眼使勁爬開。老漢一時心軟,眼淚掛在眼角,突然狠下心來,猛地給男子一個巴掌,說:“你想去哪?哪里還可以讓你去!!”男子猛然醒悟,不聲不響,只是流淚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醫護人員、城管均已忿忿走了,留下了散亂的人群與老漢爺倆。原本我想上去幫忙,可是轉念一想,這些事可能只有老漢能解決,再者就是自己也判斷不出傷者哪里有傷沒傷,弄不好反倒添了亂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漢扶起男子,從后背環抱著他,緩緩拖入天橋下喂他餅干。我跟著過來,看著人流行走過濺起的塵粒,彌漫在天橋下這狹小的空間。那男子吃著吃著就忍不住撲在老漢懷里,悶聲大哭起來。老漢握起拳頭在男子背上拍打起來,嘴里還罵著:“你看人家的孩子多聽話,就你這么不聽勸;钤摫淮虬∧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忙蹲下,扯住老漢衣袖,說:“大叔!其實每家的孩子都一個樣,只是你沒有機會看見罷了。再說他剛才被打,身上有傷,你就別打了!甭犖疫@么一說,老漢立馬停下了手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后來,我撫慰勸導了幾句,便辭別,回寢歇息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【6】
          
          一日起得較早,見天橋下乞討的那人簇擁在一塊,便心生詫異,去問老漢:“你們這是……?”還未等我問完,他就嘆了口氣,說:“不知道昨晚誰來過?把大伙的破被子給偷走了!蔽倚睦镉科鹨还赡幕,暗自罵道:“誰那么缺德?連這些人的東西也偷,簡直畜牲不如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事一出,媒體記者紛紛趕往采訪,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。那晚,乞討的那些人,有的走了,有的抱團睡,就這么熬過了整個寒夜。說這事也奇怪,老漢們說一覺醒來那些被偷的被子都回來了,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誰送回來的。緊接著,當地的救助站派車接走了他們。但是沒過幾天,他們又出現在天橋下。對于老漢為什么又出現,我有很多疑問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日為了躲避幾十萬人的上下班高峰,我停留在了天橋下,看著他們的眼神,我本來想說的話,一時又咽了下去。老漢掀起一件破衣衫,拿出好一段時間前的那袋餅干,說:“有件事我想了很久,一直沒跟你說!
          
          其實一直以來,我很想真正進入老漢的世界,了解他們內心在想些什么,需要些什么。聽他這么說,在我意料之外,算是給了我一個很大的驚喜,便急切地說:“大叔,有什么事你盡管和我說,能不能幫到你是另外一回事,知道嗎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我兒子腿不方便,這袋餅是你送我的,我想讓你來送比較合適!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唉!我以為什么事呢?原來就是讓我跑腿!這事簡單,來,你告訴我地址!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漢告訴我,在東城片區有五個流浪兒,最小的僅三四歲,最大的也就十二三歲,其中男孩三名,女孩兩名。他們不是厭學,就是被家暴后離家出走的孩子。他們居無定所,靠沿街乞討、撿垃圾、掏餐館酒店倒出來的潲水過活。他還說好一段時間沒有過去看他們了,覺得心里甚是慚愧,所以讓我送點東西過去,只是這個地址不是很靠譜,找起來比較折騰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去東城的公交時間比較長,至少也得兩小時到達。我不知道會不會耽誤事情,但還是毅然答應老漢跑上了公交車。我想過去先看看五個孩子的情況,然后再為他們做點什么事,最好能勸說他們回家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想著想著,忽然覺得肚子不舒服,便強忍著希望盡快到達目的地,可是還是吐了一地。我蹲在一邊人少的地方,雙手使勁按著腹部,生怕不小心吐到乘客身上。開始覺得還行,后來胃里似乎有什么東西在翻滾,一陣一陣的痛。很快滿頭大汗,全身發虛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下了車,我第一時間趕往老漢提供的地址,可當我到了那兒卻見不著人,附近幾條街也看遍了。我摸手機看時間,發現手機、皮包都被偷了,心里甚是焦急。那時我想,五個孩子肯定在不遠處,便尋起街來。幾乎大大小小的街巷都跑過了,后來有些疲累了,就走一段休息一會,不停的反反復復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冷天比較灰,黑起來也是不知不覺。為了吃一頓飯,有個地方睡一覺,找五個孩子的事只好暫且放一邊;叵肜蠞h的生活,我去了一處天橋,看著人來人往,買賣地攤貨的,遂想著自己身上沒什么東西可買賣的,只好也學著做一次乞丐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人們時常都會對沒有發生的事情感到恐懼害怕,這時候我心里也有了放棄的念頭。我低著頭一路走,走到天橋對面,看見一位學生妹跪在那里。走近一瞧,地上寫著:求兩元錢回家路費。對此我想了半天沒有明白,決定呆在旁邊觀察,路過的人一元兩元的丟,可是學生妹還是沒有離開念頭。這下我恍然大悟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等了很久,身體被凍得有些僵硬,時不時還會冷不丁地打個顫。我期待啊,我絕望!終于等到了那個學生妹離開的時候,拔起腿跑將過去,跪在她那個位置上。時至半夜,只剩下燈光與寒流,還有一個未歸的人。我已經感覺到了下半身的僵直,伸手抓緊天橋的護欄使勁站起,一步一步走下臺階。等腿開始慢慢恢復,我轉進一條較為光亮的小巷子,那里面吃宵夜的人不少,找了一家填飽肚子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本想在吃宵夜的地方尋一個住處,人家看我的樣子不同意。說是租用的門面收留陌生人怕出事,再說還那么冷,根本住不了。我一家一家去求,去問,沒有一家答應的。后來慢慢的,宵夜店也都關了門,我只好絕望地走出那幾條關了燈的小巷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沿街一路走,一路看;野档穆窡粽樟亮四_下的路,也照進了我的心,只是難以照進別人的心。我想我不該走遠,我應該去老漢給我的地址,在那里我可以慢慢等待孩子們。一步,兩步,三步,步步是那么的沉重,路卻又感覺是那么的遠。目的地就在附近,我便已開始瞌睡起來。路邊的燈光朦朧了,也開始搖晃了。我恍恍惚惚的蜷縮在一處屋角,睡了過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天非常冷,時不時把我凍醒,然后找一條街,再找一處屋角或者未關門的公寓內的樓梯間睡睡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到了何時,我看見了遠處的垃圾堆五條短小的人影飄過。實在是因為困乏,別說跑,就是走也是很困難的一件事。但是,我還是不敢懈怠,一路追尋到一處垃圾回收站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粗喘著氣息,環首四顧不見任何跡象,絕望冒上心頭。忽的背后的垃圾堆響動了幾下,似乎有什么東西在下面。一時滿臉堆歡,扭轉身軀去看,幾只肥碩的老鼠四處逃竄,可把我嚇傻了。我心下鎮定,思索他們居無定所,四處漂泊,指不定早已不在這塊地區了呢?可是我看到了五個孩子的身影,又如何解釋呢?
          
          記得那晚繞遍了附近街巷,停停走走走走歇歇一直尋到早上,煩擾著不知為何還是找不著這五個孩子。直至經過一家小超市看到新聞,那五個孩子被凍死在垃圾堆下,方才解開了我心中的謎團。原來這五個孩子實在是忍受不了饑寒,便一邊翻垃圾堆找食物,一邊以裝滿了垃圾的袋子蓋在身上來避寒。最讓我震驚的是五個孩子們走向天堂的地方,便是我去過的那家垃圾回收站,至今仍是讓我的內心不安,悔恨不已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【7】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拿出最后五元錢,坐公交車回來一一與老漢說知。他聽后,眼角隱約涌出些許淚水,只是沉默,沉默。等到我離開,他還是沉默著不說一句話。從那時候起,我感覺我欠了整個社會的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好長一段時間,我一直沒有去看老漢。我知道就算去了,他也不會與我多說什么話,所以決定在遠處觀望。突然來了兩個青年人,他們指手畫腳的與他說了幾句話,走的時候還回頭補了一句,看樣子應該不是什么好事。他緊忙收拾了東西,手足無措地走了。之后的幾天一直未能瞧見他的身影,我想是出事了,便跑過去問旁人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不出所料,經過十幾人的打聽,說是前一段時間總是有幾個社會青年來找老漢要債。據說是他兒子被朋友引誘去地下賭場輸了不少錢,甚至借了十幾萬高利貸。這么一大筆債務壓過來,逼著他四處奔波籌借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在想老漢沒有存款,沒有工作,自己還是外地人,去哪兒能借到錢呢?正當我愁思之際,一輛白色小面包車開過來,推下兩個人來。我一眼便瞧出是老漢父子,就趕忙去扶起,拖到橋墩側躺著。他倆臉部、手臂、腿腳到處泛著青紫色,污垢的衣服也染著些許紅。我來回不停地踱步,心里特別焦躁,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,也不敢去多想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過了些時候,我忽然覺得自己能做點什么。我知道老漢父子醒過來肯定最需要吃的東西,于是跑進了一家小賣鋪買了來一袋食品。至于他倆的傷,送進醫院檢查,沒病也會整出一大堆病來,再說我還真沒那個能力去承擔太多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在這樣一個季節里,白天暖暖和和,到了晚上趨漸寒冷。我生怕老漢爺倆凍著了,買來一床被子給蓋上,F在他倆還處于昏厥狀態,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醒,便蹲在一旁等待。好久,聽到了老漢的呻吟聲,就跑過去看。他反側躺起身去摸兒子,倏地趴上去,悶聲抽噎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那晚,老漢哭了一晚上。一早找來一塊長木板,我幫他裹著尸體抬到了江邊。從昨晚到現在,我們還沒說過一句話。他呆呆的有些木納,眼角掛著淚,死死盯著冷冰冰的木板看。過去一個多小時,不知道是站累了還是心里有所決定了,這才走過去拖木板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我來幫你!蔽遗苓^去要幫忙,卻被拒絕了,他說: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走開!不要你管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時我心里特害怕,怕他想不開,便硬要去幫忙。他使勁放下木板,跑過來踢打我,不小心自己摔了一跤。我急忙攙起他,從他口袋里摸出打火機,還故意將他推倒在一邊的稀泥里。然后一個人鼓起勁把木板拖進江水中,點起火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站在水里,看著岸邊有些抓狂的老漢,他一直在痛哭,但是聽不到聲音。被我勸說幾個小時后才回到天橋下。臨走的時候,給他打包了一盒快餐,囑咐他不要想不開。走出幾米遠,我聽到他微弱的聲音說:“謝謝您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回過頭看著老漢那污濁而憔悴的模樣,他這句話反倒讓我覺得更加不安,更加慚愧。我低著頭,默默地回去準備休息,可是整個晚上沒能安睡。一早醒來更覺天氣意外的寒冷,由于趕著上班沒注意到到老漢一伙人,下班才看到這驚乍的一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天橋下的人越圍越多,聽著他們嘴里說的,講的,我知道這次真出事了。我被擠在外圍,有人說撥打了急救電話,很快來了一輛救護車,沒幾分鐘又走了。我感覺很奇怪,便問稍微靠里的人,那人說剛才那護士問誰是老漢的家屬,沒有人回答就開車走了。聽完我真的無語了,遂借了旁人手機報了警。各地媒體記者就在警察到來的的時候也紛紛趕到,可惜的是老漢已經走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仰起頭望著一排排高樓大廈,空空蕩蕩,僅身后的幾家工廠門口人流擁堵。一同事正巧經過,問:“怎么了!你在干嗎?聽說死人了,過來看看熱鬧!蔽倚乜谝魂嚩碌没,自言自語道:“一人擁千樓,萬人堵一城!蹦峭滦υ捨艺f:“你怎么又說這句話?所謂打工打工,兩手空空!”我一口氣沒咽下,就此昏暈了過去。

        • 首頁
  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• 欄目
          欄目
        •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• 夜間
        • 日間

        設置

        閱讀背景
        正文字體
        • 宋體
        • 黑體
        • 微軟雅黑
        • 楷體
        文字大小
        A-
        14
        A+
        頁面寬度
        • 640
        • 800
        • 960
        • 1280
        上一篇:小小說:開鐘點房 下一篇:科幻小說:空軀殼

        小說推薦

        亲戚交换玩美妇小说_玩弄初次红杏出墙少妇_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_秋葵视频下载_最爽的乱纶系列小说txt下载_我被宿敌校草标记了